【面片汤】我的父亲母亲(八)

第二天,父亲母亲还有我,我们三个人骑车来到镇上。父亲带着我骑一辆车,母亲一个人骑一辆车,去的路线自然是去往地里的那条土路。骑到地头边上,父亲下了车,母亲也下了车。母亲说,“地该浇了,赶集回来了我去要钥匙。”“嗯。”说完,两人又登上自行车继续走。

到了集上,前面乌压压一片,人头攒动,好不热闹!父亲母亲只好下了车推着车跟着人流往前挪。我就坐在前大梁上左瞅瞅右看看,无不对这里的事物充满了好奇。正在我东张西望的时候,只听得前面一阵吆喝声。我跟父亲说,“爸爸,咱过去看看吧!”父亲点点头。到了跟前,只见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,全然不知道里面在干啥。这时,父亲把车子支好,又把我从车上抱下来,一下子扛到脖子上。这下,人群里面看的一清二楚,原来是在捏糖人。捏糖人的是位老者,岁数大约有六七十岁,还戴着副老花镜。虽然眼神儿不好使,可是手上却很利索,只见刚才还一块一块的糖在他手里三下两下地这么一捣鼓,一个个的人物动物栩栩如生的立在那里。“爸爸,我也要!”我指着老人手里的小人儿说到。“多钱呀?”母亲见我想要,边掏兜儿边问老人。老人伸出两根手指,用沙哑的声音说,“两毛。”母亲拿出两张一毛的递给老人。老人挑了一个孙悟空递到母亲手里,母亲拿过来,说了句,“捏的还挺像!”说着,孙悟空已经来到我跟前。我接过孙悟空,手不停的上下翻动着,仿佛是真的孙悟空飞到了我面前。

我们继续往前走着,一会儿来到卖书包摊位前,架子上面挂满了形形色色的书包,五颜六色的看的我眼花缭乱。摊主见有人过来,忙招呼道,“看看吧!各种款式的都有!”父亲挨个看着,也拿不定要选哪个好了。摊主又说道,“谁用啊?你家小孩儿用啊?”父亲点了点头。“那你看这个怎么样?”说着用竿子从架子高处挑下一个书包。书包上还印着我们那个年代流行的动画片图案。父亲拿起书包瞧了两眼,低下头问我,“二蛋,喜欢不?”我点了点头。这时,母亲问道,“多钱呀。”“二十。”摊主伸出两个手指头。“给个实价。”母亲回道。“不能再便宜啦!”“十五!”说着,母亲就要掏钱。摊主见状,摇摇头,“十五就十五吧,看你们也是诚心要。拿钱吧!”给了钱,母亲拿起书包示意我背上,我伸出两只胳膊,母亲给我把书包背上。“嗯,不赖!好看!”父亲称赞道。我开心地笑了笑,拉着父母亲的手继续往前走。

什么味儿?好香!原来前面是一家卖饸饹面的。饸饹面是拿荞麦面做的一种面条,颜色有点像沏过的咖啡。记得小时候每次赶集,我都要吃上一碗饸饹面。清亮的汤汁,一根根饸饹面整整齐齐的码在汤里,上面撒上一撮儿切碎的韭菜叶。虽然简单,但是当你喝下一口热热乎乎的面汤时,不咸不淡恰到好处的味道立马让你对它改变了看法。我吵吵着要吃饸饹面。父亲走到老板跟前,说,“来三碗。”“好嘞!”我们一家三口找了个长凳坐下,此时的我已经垂涎欲滴了。